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xwgb2008的博客

欢迎来到彪哥的博里作客!

 
 
 

日志

 
 
关于我

热爱工作 坚守公平、正义

网易考拉推荐

外 婆  

2017-04-18 09:3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尔回老家看看,站在老家山坡的制高点上就能看到屋前的江东水库以及在水库的前方不远的吴村。一看到吴村那个有着青青竹园的小村落就想起当年的徐氏外婆,她不是我的亲外婆,但在我的心里毫不逊色于亲外婆。我从小就没见过外公、外婆,问起妈妈,妈妈总是带着悲伤和思念的口吻说外婆外公在你们未出生之前就过世了。让慢慢长大的我们就不敢多问了,免得惹起妈妈的悲伤。
        徐氏外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开始上小学的时候。她老人家当年也就六十来岁样子,和老家东边江家的一江姓、冯姓老乡是亲戚。每每亲戚走动时她都要经过我家,和我奶奶及母亲谈得来且关系很好,也非常喜欢小孩子的我们,久而久之家里的大人们叫我们兄弟都喊她外婆,正好别家孩子都有外婆喊叫,不更事的我们心想终于有了外婆了,非常乐意接受。此后无论在哪里只要一遇见她老人家就高喊外婆,像喜鹊一样喳喳叫个不停……
        后来,我的启蒙教育也巧在她老人家的屋场上,名叫“吴村小学”。当年还很小,七岁左右,长的又瘦弱,家人看我上下学要路经水库,总是带着到农田上工顺着送我,外婆也总是在半道一个水塘边接我,这样的交接也持续了一、二年直到吴村小学搬迁了。在吴村小学的日子是我儿时最温馨的日子,中饭常在外婆家吃,虽不是特别好的,但都是热呼的,常有鸡蛋给我吃,在当时那个年代是难能可贵的。她家当时是个单间茅草屋,和儿孙们分开过的,一边烧饭一边是卧室,那年代的条件都不太好,也不觉得寒碜。外婆生活态度很讲究,屋里屋外收拾得井井有条。外婆外出门上老挂把旧社会那种插销锁,钥匙上还挂有好多个铜钱的样子,那情景一直留在我记忆深处……
        外婆离开我们已有很多年了,这么多年来,外婆的音容像貌在我心中一天也没模糊过。
        外婆的衣服总是穿得齐齐整整、干干净净的,走路,腰挺得很直,后来老了才驻根拐杖。她没念过书,但走出去,大家都说她像老师。
        外婆的针线活做得很好,我小时候穿的衣服鞋帽在校拉扯坏了都是她老人家一针一线缝补好的。外婆有时还为我和兄弟做鞋,式样美观大方,穿在脚上很舒服,左邻右舍的那些年轻妈妈们,看到我穿的新鞋,都很羡慕,还比划着我的鞋样想给自己的孩子做一双。我只要见到外婆在房檐下做针线活,就习惯性的跑过去为她穿针引线,知道她的眼睛有些老花了。左邻右舍的婆姨也就要拿着布头和针线过来请外婆教她们做,外婆呢,总是耐心的做示范动作,一丝不苟地教她们。孩子们总是喜欢往人多的地方窜,遇到学校里有的孩子没鞋穿,冬天还光着脚,外婆就会倒吸凉气地说:多冷啊。然后拿出给我们做的鞋,让人家洗完脚穿上。当时我会翘着嘴巴不高兴,外婆就会说“你们都是我的晚辈啊!我都会疼爱的。”让我在慢慢体会中学会了做人要有爱心的道理。
        外婆不识字,她对我课余的教育,也是以她做针线活的准则做尺度。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很贪玩,写字总是鬼画桃符的,一天,外婆去替我的家长开校会回来,把我叫她面前,拉着我的手,用她做鞋量布头的尺子,狠狠地打了几下手心,痛得我眼睛冒金星。她拿出我的习字本说:“你看看你这写的是什么?横不像横竖不像竖。”我啜泣着说:“你又不识字,怎么知道我写得不好?”外婆听了更生气说:“我是不识字,但我知道你写字没用心。”说着她拿出她纳的鞋底,指着鞋底上的针脚对我说:“你写字,也该像我纳鞋底一样,一针是一针,针针要对齐,一行是一行,行行要平整。”我看看外婆纳的鞋底,再看看我的习字本,羞愧地低着头,再也不敢嘴硬。外婆对“完美主义”的独特诠释从此在我心里扎下了根,以后不管读书还是工作,我都用外婆“一针是一针,针针要对齐,一行是一行,行行要平整。”来要求自己尽量“完美”。
        外婆有着极高的安全意识,对人对物尽职尽责。外婆的住房下手有个村内小池塘,房子的左上手有个吃水井子。在吴村小学读书时,她老人家像诵儿歌一样告诫我“不能到水塘边玩水,否则就告诉老师说你不听话”,渴了就到屋里喝茶水,不准喝生水,那样会拉肚子的,要找医生打针的。现在回想起来启蒙教育意义重大,我读书生涯都没离开江河边,能安安全全度过那些不懂事的年龄段,得益于外婆的叮咛嘱咐式的教育,直至工作后也曾分管过一段安全生产工作,都能得心应手,成绩匪然,不能不说是儿时受外婆安全教育根基牢固啊!
        外婆过日子非常节俭,她不仅鞋做得好,简简单单的饭菜经她的手做出来也是色香味俱全。蔬菜是自已种在山脚那块菜园里的,嫩的叶和尖炒着吃,老的,咬不动的菜梗,她舍不得丢掉,煮熟了和着米糠在一起喂猪。那年头外婆每年还喂一头肥猪出售或宰杀过年。现在我老家的大姐和弟弟及东边江家江姓亲戚见到我,还都能回忆起当年吃过外婆送过来的猪肉真香。大家都说:“外婆的淹菜手艺精,出菜坛子都金黄金黄的,配上农家压榨的香油出锅,吃在口里脆脆的,就着一碗饭,再加上她送来的生态猪肉,是这辈子最难忘的饭菜哦!”外婆平常不允许我们剩饭剩菜,盛多少必须吃多少。而且她每次做饭总是把舀好的米抓一把放在米缸旁边的青花瓷坛里,她说:“每顿省一口,天长日久就是一坛,青黄不接的时候,才不至于挨饿。”她虽然没有读过书,是靠近学校的缘故吧,“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却是我最早从她那里听来的。
        外婆虽然节俭,对人却很热情大方,肯帮助人。左邻右舍的人都喜欢她,只要谁家里有事顾不上照顾小孩,给她说一声,外婆就会把小孩接到她家中管吃管住,直到孩子家长回家。有时孩子在家中淘气,有谁不高兴,外婆就会说“在家不会迎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无偿为他人照看孩子,外婆坚持到了生命的尽头,听说是在外婆临终前一段时日吧,吴村那小屋场上外迁一新来户,和外婆家是斜对门,男主人是老师,女主人是赤脚医生,忙起来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看管,外婆经常把两个小孩带回自已家,最小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孩,洗脚睡觉时,外婆见那女孩的袜子破了很大一个洞,就强撑着病体,斜靠在床沿边,戴上老花镜,一针一线地替小女孩补袜子。外婆患的是哮喘病,动一下就喘得不行,大点的男孩在旁边看着,不忍心把破袜子亮出来,自己找个剪子剪个圆圆的白纸片,用胶水把它贴在脚跟底处。
        外婆远行的时候,我却未能去送行,是此生最大的遗憾。当时我在外地求学读书,和农村老家通讯不畅,交通又不便利,往往半月有余才回来一次。后听说外婆离世的消息,我痛哭流涕,情绪底落了好长时间……
        不能再回忆下去了,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外婆,我可敬的外婆,您在天堂好吗?我想您一定很好的,因为您是那样的和蔼可亲,无论在那里,人们都会喜欢您、敬重您的。
        虽然我现在工作在县城,定居在县城,可是怀念是没有距离的,时时想起您只是不忘外婆对我小时候的教育和帮助,现在的我真正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滋味啊。外婆,我除了思念也无以为报啊,惭愧惭愧!
        记得外婆有个孙女叫徐发枝,比我小几岁,好像和我老婆是初中同学,也定居在县城。几年前有次偶遇,在县城开有门面店,生意红红火火的,这还真应了那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啊!
        站要老家的山坡上遥祝徐氏外婆,愿我的思念能带给您深深的祝福。祝您在天堂里快快乐乐,安享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