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xwgb2008的博客

欢迎来到彪哥的博里作客!

 
 
 

日志

 
 
关于我

热爱工作 坚守公平、正义

网易考拉推荐

沧江百折始“东流”----------------------《寻找家乡的味道》  

2014-07-31 23:5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归于繁华街道,与红男绿女摩肩匆匆是即陌生又熟悉的生活。灯火辉煌的店铺鳞次栉比,映照着路中鱼贯而出的车流向霓虹闪烁处蔓延。市井的喧嚣使不断拔节的高楼无处逃避,热病四散,谦让已成弱者标签,不断上升的温度随时擦出互相指责的火花,甚至引发蝴蝶效应。由此,我一度向往一种慢的生活,带着传统的梦,比如,一处古碑、古井、古老的建筑所寓意的,或者,一条老街。
沧江百折始“东流”----------------------《寻找家乡的味道》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是的,老街。近些日子,关注池州人网【寻找家乡的味道】征文活动,方少的《山行殷家汇老街不灭》陷我沉思。一条老街对我们当下生活意味着什么?是退出历史舞台的不合时宜的旧式生活,还是即将消失的千年积淀下来的传统文化的底色?回望这些岁月的遗孀,我们该端怎样一颗心去面对?
        被这些疑问寤寐纠缠,难以释负,还是应了方少的建议,走一趟老街。
        终于趁一个下午间隙,来一次老街孤旅。稍作一点基本打听,就混着夕阳溶进一条熙攘的商业街里。几步快走,发现前方一巷口有块标识:东流老街。向右一侧身,人影尽失,刹那间被空寂吸入,恍若隔世,又仿佛掉进千年夕照辉映的岁月里。这一惊,脚步像是踩了刹车,变成缓缓地,怕是扰了谁。
        老街约五米宽,清一色徽派建筑,印象中的青砖、小瓦、马头墙,变化着,高低错落。受岁月熏蒸,粉墙多有剥落,又染烟尘,像国画中淡墨涂抹。
        山墙从屋基至屋顶逐次向外挑出,二楼比一楼宽一窄砖,至屋檐处,将前后檐包入,这样,屋檐处宽度要比二楼宽出二到三块长砖,形成马头,既满足了防火需要,又改变了垂直线的呆板。山墙顶端有的呈人字状,有的呈水平阶梯状。
        临街一面,带店铺的民居一半是门板一半是窗板;仅是住家,砖砌墙壁留有对称窗户;带阁楼的,一楼砖砌,二楼板墙。
        大门一般一米宽二米三高,寓步步高升之意,砖墙后面立着厚实的木门,门扇配有一对或铜或铁制门环。大户人家的大门内缩一米见方,设宽大拱形门廊,两边墙有暗垛,透出内敛含蓄的传统气息来。门前青石条砌二到三级台阶。踯躅而行,想起诗人郑愁予的一首小诗:
沧江百折始“东流”----------------------《寻找家乡的味道》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
         这是江南民居曾经最为经典的意象,人即是物,物即是人。这种清扬婉兮的韵味又如何不叫游子销魂。可是眼前似乎没有青石板的路了,不知何时起改成水泥铺就,业已斑驳成为历史。
         老街老了,再不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有的砖隙墙缝长出野树杂草;有的屋顶坍塌,屋架裸露。大部分门户上锁,只有少数有人寄居。信步走进一家,穿斗式屋架由于承载的岁月太久,虚弱着,摇摇欲坠。进入第二进,一方墙已倒塌一半,屋内散落着断砖碎瓦间杂残窗破格,外墙上一株葱绿的爬山虎遮掩着时光远去后的荒凉。这时,一道斜阳横空劈来,像斩开岁月坚韧的纹理,我曾走马乌镇、西塘,从未感受这样的厚重。
        沿街继续深入。有的老屋已在修葺了。在搭着脚手架的对面,一座端庄大屋的门廊有些不同,它没有拱顶,门廊高至屋檐,屋檐下再设木雕挂落,挂落制成裂冰状,间缀梅花,意指梅花香自苦寒来。门楣上方用水泥镶制五角星,门框红漆标语,显然这是后来的,与房子素淡相冲突。门前两边石凳光滑,这是四方端正的石凳,朝外的棱角雕成竹节,中间花篮和鸟。进门来,两边各一厢房,这一进较浅,是门房。第二进大门造型别扭,像改造过。第三进大门方显出明清建筑的庄重与精美。外墙廊拱宽大,两旁砖柱将廊拱顶起,大跨度拱顶是用青砖卷成的。内门两侧仍有突出砖柱,门楣用三线砖叠成暗拱,门头雕花。第二进与第三进之间的外墙均是青砖勾缝,窗子有镶暗柱和窗眉,一楼与二楼之间有半圆腰线,整个建筑使人感觉精细和严谨。三进较为独立,进与进之间有五六米间隙,外有高大围墙,有的围墙设有小门和砖雕花格。至于小门通往其他屋宇,没有继续探访了。明清时期的大户人家,整个房子就像一座城堡,内部像个迷宫。
        屋内四处堆放着新木,有两名黄山来的工匠住居,见我对古建筑的兴趣,如同觅到知音,热情领我参观。
        在盘锯脚下,我扒开屋柱础石上的木屑,露出古朴的浮雕,工匠惊讶地说:“我在这里住了三月,还真没注意到基石上有这么漂亮的石刻”,他邀我上楼去看木雕。楼梯在左手靠墙边,呈“L”型,扶手更换过,不协调。木雕是正屋穿枋上四根金柱,成对雕,一对雕成孔雀开屏;一对雕缠枝花,中间一柄短剑饰云纹。从木雕图案猜度为清代建筑,与工匠估计至少有一百多年历史基本吻合。他还告诉我,此房是原东流县政府所在地。
       告别出来,已不见夕晖金色的羽翅,老街没入了黄昏。
       前行几步,一处方正屋子门头上挂“戏迷俱乐部”匾额,边墙上有“文南词会馆”标牌。一楼临街齐腰木板上全是木格窗户;二楼木板墙留二窗。文南词又称文词戏,唱腔有南词、文词、正板、平板等几十种,统称“文南词”,被称为黄梅戏的姊妹腔,流行于安庆宿松县、池州东流镇等地古老汉族戏曲剧种,被誉为中国戏曲的“活化石”。而面前文南词会馆已是一家店铺,二楼窗外晾晒着一排杂色衣服。
       文南词会馆就处在老街十字口的一角,交错着另一条老街。我在这里驻足,沉浸,感受着脚下在岁月长河里汇聚的或紧或慢的脚步:牛车、马蹄、四方商客、顽皮孩童、叫卖的货担、夜晚的更夫……仿佛,远古那馨黄的灯火、陌人问路、邻里互答等影像又在这时光隧道里温情显现。
        在这条交错的街上,我见到一座考究的门楼。门楼宽三米余,高出两侧平房墙头约二米。门垛之内,开一米八宽拱门,拱顶上嵌相同弧度的眉线。门额以上,突出三道砖线,毎道相距一米余,最顶端砖线叠三层。顶头再用青砖塑成两边向中间涌浪状,形成的弧度正好与拱门相谐。古代建筑在满足实用的同时兼顾审美,而今不同了,建筑侧重于实用,所以千篇一律;侧重于自我,所以溶不进自然。这就是为什么公园里建筑多是仿古。面前的这座考究的大门同样被后人用红砖砌塞成较窄的门框,装上简易板门。这样的小改造,老街上随处可见。
        天色渐暗,两个嬉戏的孩子为老街平添一丝喜色。经过一处内部装修过的门前,两位中年人小酒后闲聊。在这安静的时光里想必是他们最惬意的时刻。但令我始料未及的是:稍一攀谈,即引发他们的心忧。“像我们这样的民房老屋一直都得不到相关部门的关注和维修,但又不准我们拆建。很多房子成了危房,屋顶上不时掉下砖瓦,走在街上都不安全……”这样的抱怨声,我在一户老房子里与三位老者聊天听到的如出一辙,言语甚至更为激烈。一把用生铁铸成的理发椅闲置在角落里,蒙上厚厚灰尘。
        作为一个家乡的外居人,我享受着老街给予的恬静、平和,轻松如翻看时间的相册。原本以为生活在老街是一种宁静的奢侈,不想,现实却充满了焦虑。我们的生活到底怎么了?
        前行百余米,又有三五老妪团坐清谈。一只黑狗趴伏在路中,乌溜溜的眼珠远远朝我注视、打量。接近尽头处,一位老翁枯坐在幽暗里。我折身穿过一条逼仄胡同,登上一道大堤。
        大堤上可以极目,原野于暮色里疲倦地躺下。堤下是静静的尧渡河(古称兰溪),从山里蜿蜒而来,注入奔腾长江。原来,老街是沿着河岸而建的,老街尽头就是长江。也是。自古名镇大邑多坐落在河流交汇处,承担着生活物资和人员往来转运。大堤东头有一山坡,叫菊坡,坡上遍地黄菊。晋代陶渊明挂冠而去的地方就在此。坡上建有陶公祠。相传:陶公任彭泽令时“日驻彭泽,夜宿兰溪”。自陶公后千百年来,众多迁客骚人行舟此段长江,无不登岸凭吊,名气大的有昭明太子、李白、王安石、欧阳修、辛弃疾、朱熹等等追迹于此。想来,这条普通老街曾经相继走过中华文明承继者中最重量级的人物,一点也不逊色于当今的星光大道。
        向西踱去,大江从天而降,浩浩汤汤。
        老街归来,仍不甚明了。整理思绪和查阅资料是必修的功课。为了贴近老街,我关掉所有电灯,燃一支蜡烛,让温黄的火焰,撑开如伞一团明亮。再泡一杯绿茶,置不远不近处。远则茶香飘渺,近有一丝青烘气。
         东流镇东晋时为彭泽县黄菊乡,唐初设东流场,公元953年升东流县。东流老街系唐初前后形成。老街现位于东流镇西南隅,占地约33万平方米,为十字街,东西长880米,南北长360米。据专家鉴定,在保存完好的460米街道上多数民居为清末所建,明代建筑极少,其中,朱家大屋迄今约400余年。1989年被省政府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还有这样一段文字:“古朴典雅的老街是徽商云集、商业繁华的产物。昔日,沿街官民混居,店铺林立,车夫、马贩、掮客、茶商川流不息,菜农、渔家、屠夫、摊贩叫卖不停,商船停靠的码头,搬运工上上下下,挥汗如雨,一片忙绿。”这样的生活景象多像一团炭火啊,旺燃在历史的深处。而今一堆余烬,被抛在生活的边缘,泛着静谧的亚光。
沧江百折始“东流”----------------------《寻找家乡的味道》 - zxwgb2008 - zxwgb2008的博客
        但是,在我看来,老街是美的。无论是传统文化长期浸润出来的风俗人情和珍贵遗迹可供我们回味、凭吊,还是建筑本身所渗透出来的人与自然相互敬畏的思想和中华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审美价值,都可以为今天的我们提供传统的营养,甚至是现代病的一帖良方。什么时候,我们变得如此实用和功利,我们的审美已堕落成最原始的需要,一个民族全部的心灵财富决不是单一地用黄金去称量。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是需要为旅游经济再恢复一条没有灵魂的老街,还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像希腊神庙、古罗马角斗场那样留下一点精神?我们能否再借一条老街将我们已经断掉的优秀的传统审美重新续上?
       蜡烛的豆焰跳动,柔滑如缃绸。
       今夜,一条老街终可以将我漂泊的梦安栖于此了。并且,寄希望它使我们虚火上炎的生活慢下来、温度降下来。
        东流,取名黄庭坚的诗:“沧江百折来,及此始东流。”
                                                
                                                                        2014年5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